上海造藝被投訴惡意扣款,聯合多家公司通過幾十個馬甲放貸

近期,消金時代注意到上海造藝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下稱“上海造藝”)出現在多個投訴平臺,在某投訴平臺的投訴帖甚至高達10468個。

上海造藝剛于今年5月進行過企業名稱變更,此前在公開報道中多被稱為造藝科技。去年11月曾有媒體報道上海造藝在完成融資后估值6個億,投資方為復韜資本,但該報道語焉不詳,在之后的股東變更中也未曾出現過復韜資本或類似投資方。

從工商信息看,上海造藝背后實際控制人為梁曉靖,梁曉靖的履歷顯示其曾在攜程任資深架構師,還曾在樂車邦、前隆金融任CTO。前隆金融的運營主體為上海前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旗下有趣花分期手機貸等借貸產品。

上海造藝被投訴惡意扣款

投訴上海造藝的內容多半涉及某個借貸產品,多為惡意扣款,扣款金額從50到299不等,扣款名目則為評估報告費。

不少用戶表示是在下載并注冊相關借款App的時候被惡意扣款,有些用戶是在申請貸款未果時被扣款,而有些用戶在注冊后即卸載App也遭扣款。

在公開資料中,上海造藝稱自己的業務是“為持牌機構提供互聯網獲客”,也就是俗稱的“導流”業務。實際上,上海造藝不光是貸款超市,更直接參與放貸,旗下有米花包、趣豆錢、銀荷包等十多個借貸產品。

上海造藝被投訴惡意扣款,聯合多家公司通過幾十個馬甲放貸
(用戶投訴截圖,米花包系造藝科技旗下)

不僅如此,上海造藝還和上海躍吉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及上海吉爽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后兩者旗下的諸如“人人錢包”、“安逸花”、“花唄寶”和“網貸俠”等借貸產品的扣款方均為上海造藝。

上海造藝被投訴惡意扣款,聯合多家公司通過幾十個馬甲放貸
(上海躍吉和上海吉爽旗下產品,來源分別為企查查、天眼查)

此外,上海兩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造藝,以及上海躍吉的關系也很密切。上海兩橙與上海躍吉、上海吉爽的注冊地址都位于上海市嘉定區真南路4268號2幢。上海躍吉的隨心貸、金豹貸、豬八借等借貸產品,以及上海造藝的銀碼頭等借貸產品的扣款方都是上海兩橙。

上海造藝被投訴惡意扣款,聯合多家公司通過幾十個馬甲放貸
(上海兩橙旗下產品)

上海造藝、上海躍吉、上海吉爽以及上海兩橙這四家公司所運營的借貸產品合計超過40個,這些產品多數并未在應用商店上架,部分是通過短信鏈接的形式發到用戶手中。

投訴以上這四家公司惡意扣款的帖子合計超過2萬個,假設一人平均被扣199,2萬個就是398萬。

上海造藝被投訴惡意扣款,聯合多家公司通過幾十個馬甲放貸

(用戶投訴截圖)

用戶在上海造藝旗下這類貸款超市內注冊即被扣款,用戶如果要求退款,就要注冊貸超所提供的借貸App并且截圖給客服才給退款,而這個注冊并截圖的過程并不是那么容易,因為頁面上的借貸App隨時都在變化。

這樣一來,這些貸超不僅扣了用戶所謂“評估報告費”,還賺到借貸App的流量費,打得一手好算盤。

第三方支付淪為“幫兇”

在用戶的投訴帖中,可以看到代扣款的第三方支付機構有迅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迅付”),易寶支付、通聯支付、訊聯智付以及匯付天下等。

此前消金時代曾做過第三方支付機構為現金貸平臺提供支付渠道的報道。第三方支付機構雖然是按照平臺指令進行扣款,無法分辨是否惡意,但交易流水越高,第三方支付賺的錢就越多。

貸超委托第三方支付機構代扣,需要用戶簽署《授權扣款服務協議》,用戶簽訂代扣協議后,有了代扣權限,借貸平臺就能發出劃款指令,由第三方支付完成扣款。但多數用戶表示根本沒有看見這個協議,沒有同意勾選這個協議,更有用戶表示這個是默認勾選。

貸超制造扣款陷阱,而第三方支付機構也未確保合作客戶有相應資質并且合法合規,顯然是“助紂為虐”。

這場收割貸超和第三方支付渠道都有錯。
原文始發于微信公眾號(布谷新金融)


發表評論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訪)

1986期七星彩图规律